河豚直播
  • 首页 关于东图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直播 自助直播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一外借室、第二外借室、综合阅览室、自习室、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日:09:00---12:00
消杀时间段:12:00---13:30
周二至周日:13:30---17:00
少儿借阅室(仅接待学生家长)
周二至周日:09:00---12:00
消杀时间段:12:00---13:30
周二至周日:13:30---17:00
外文阅览(暂停开馆)
周一全天闭馆消杀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
列表
列表
列表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
列表
列表
列表
列表
列表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老年文摘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老年文摘
2020年第4期
发布日期:2020-08-27  阅读数量:

  《老 年 文 摘》

  

  时政要闻 

  1、中美新冷战虚实几何                                 P2-P8

  2、金条脱销,金价上涨,国际大妈出手?                  P9-P11

  社会民生

  1、哔哩哔哩(°-°)つ口开箱                          P11-P15    

  2、梅耶的人生密码                                  P15-P19

  健康养生

  1、蘑菇吃对健康美味                                P17-P22   

  2、接种HPV疫苗的注意事项                           P23-P24    

  开心园地

  1、幽默笑话                                          P24-P25

  时政要闻 

  中美新冷战虚实几何

  特朗普对TikTok(抖音海外版)下手了,蓬佩奥暗示微信将是下一个目标。据美国媒体报道,进入特朗普政府视野的中国科技企业名单,远不止这两家。在中美双边关系中,目前的美国几乎是以恶化关系的单一行为来凸显存在感。如果考虑到中美相互关闭领事馆,以及近期包括蓬佩奥在内的美方官员,就对华外交发表的一系列冷战式讲话,很难不感觉到中美关系在螺旋式下滑。唯一的疑惑是,这种下滑是否会直接滑向新冷战。

  新冷战山脚下

  “我们已经站在一场冷战的山脚下”,这是基辛格去年11月對中美关系所作的判断。那时,中美矛盾的主要焦点还是经贸问题,以及中美经济、科技脱钩的可能性。但从当时特朗普政府对华外交操作手法来看,已经开始出现较为明显的想打新冷战的苗头。新冠危机是国际政治变化的加速器,这一点在中美关系中体现得最为明显。美国疫情恶化之后,特朗普政府对华态度急转直下,新冷战的“图像”变得更为清晰。

  中美关系目前的现状,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析。第一,这里面有人为的因素,即特朗普政府故意恶化双边关系。第二,中美关系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即日益凸显的战略竞争特性。没有特朗普政府的“人为操作”,中美战略竞争不会演变成像是在打新冷战;而没有战略竞争的政治土壤,“人为操作”的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如果说基辛格当时的判断是“站在冷战的山脚下”,那么如今的状态可以说是,特朗普正带着美国往冷战的山顶爬。

  “人为因素”最直接的证据,是特朗普政府出于选举需要“打中国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7月23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随着美国新冠疫情的恶化,包括特朗普的女婿兼顾问库什纳在内的白宫高官认为,能凝聚特朗普政治基本盘的唯一方式就是攻击中国。美国前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8月1日在彭博社撰文称,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认定,从现在起到11月的大选,中国将是一个能带来好运的百宝箱。

  是不是百宝箱不好说,但特朗普此番操作的逻辑,是清晰可见的。这个逻辑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中美战略竞争的态势。这种态势的形成,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实力的快速崛起,以及美国对中国认知的变化。奥巴马政府后期,美国已经开启了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但那时的竞争,美国还保持着“体面”,没有无下限地恶化美中关系。如今特朗普政府能营造出新冷战氛围,包括但不限于白宫的美方对华认知的变化,起到了更为关键的作用。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今年4月的民调数据,2017年特朗普初入白宫时,美国人对中国持正面与负面看法的比例基本相当,分别是44%和47%。而在2020年,持负面看法的比例增加到66%,持正面看法的降为26%。两个比例都创下了2005年以来的历史纪录。如果以党派倾向为界,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共和党占比72%,但民主党的比例也有62%。根据这项调查,美国人把中国的实力与影响力视为最大威胁的比例竟然高达62%。

  美国民意对华态度的变化,与特朗普政府的刻意操弄直接相关。但同时也应注意到,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以及美国战略界,对华认知也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7月中旬,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长达80页的“政党纲领”(Party Platform)。这份文件意在为今年8月民主党全国大会上,拜登在内政外交上的竞选纲领定调。读了文件中关于对华政策的部分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即民主党对华认知在“特朗普化”。比如,不仅在政策上强调要对华强硬,而且在叙述上把“中国”与“中共”区分开。

  美国前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8月1日在彭博社撰文称,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认定,从现在起到11月的大选,中国将是一个能带来好运的百宝箱。

  美国战略界对华外交的反思始于奥巴马政府时期。虽然当时较为主流的观点,是主张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但认为应该通过打新冷战的方式来竞争,还是非常边缘的声音。而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后一系列冷战式操作,就像是大V直播带货,提升了中美战略竞争中新冷战的“品牌”。曾经创造了“中美国”(Chinamerica)这个词汇的美国哈佛大学学者尼尔·弗格森,在最近的文章也改口了,开始担忧中美正在滑向新冷战。

  选择而非事实

  但是,新冷战的论述在目前的美国“畅销”,与中美新冷战是否已成事实,不能完全划等号。如前文所述,目前的情况确切地说,是特朗普政府在带领美国向冷战的山顶爬,但中国并没有想着要与美国来一场“决战紫禁之巅”。毫无疑问,中美战略竞争正在,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将变得越来越激烈,但两国关系是否注定滑向新冷战,并不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单方面的意愿。中国如何回应,以及世界其他主要大国的态度,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

  “无论你们是否喜欢,历史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终将埋葬你们!”这是1956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对西方国家驻莫斯科的大使们说的话。这话可以说是当年美苏冷战的经典解释:第一,在态度上针尖对麦芒,既有挑战方也有应战方;第二,意识形态上“你死我活”,双方没有调和的余地,一方的存在即意味着另一方面的消失。而这两点,在目前的中美关系中都不存在,只是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地希望朝那个方向引。

  对于美方高官高调的冷战式话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回应说,美方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偏见,不遗余力把中国渲染成对手甚至敌人。“中国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全面对抗。我们关心的是提高本国人民的福祉,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国对美政策没有变化,愿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精神发展合作共赢的中美关系。”事实上,截至目前中国官方的表态,没有任何“配合”新冷战的意思。

  西班牙政治家、北约前秘书长哈维尔·索拉纳今年6月撰文称,刻意制造的冷战警钟,是在用绝对主义掩盖现实主义,把选择当作了事实。“美中两国会是竞争性超级大国,但它们不一定重演美苏当年的冷战。”他认为,像其他任何大国一样,中国会寻求塑造符合自身利益的全球环境,也会寻求边界之外的某些群体的支持,但中国没有试图以自己的模板来塑造其他国家,而那些都是当年美苏常干的事。

  蓬佩奥在7月23日的对华政策演讲中说,“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那么共产中国将改变我们。”在美国学者瑞安·哈斯和米拉·拉普-胡珀看来,美中竞争中的确有意识形态的因素,但如何认定意识形态在双边关系或未来战略中的角色却是模糊不清的。这两位学者认为,目前有些学者只是为了战略竞争而聚焦两国意识形态与政权体制上的差异。“从广义层面看,河豚寻求的是国际社会对其政经模式的认可或者无敌意。”

  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与法国外长勒德里昂通话时说,值得警惕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奧此前发表演讲,试图重新挑动意识形态对立,把世界引向一场新的冷战。“世人仿佛看到已经扫入历史垃圾堆的麦卡锡主义企图卷土重来,如果任由这种阴谋论得逞,不仅中美关系将陷入对抗的深渊,世界将陷入分裂的危机,人类的前途命运也将陷入危险的境地。”那么,国际社会将倾听“反冷战”的声音,还是相应美国的冷战号角?

  索拉纳上述文章中写道,如果把如今的国际秩序看作冷战式两极,那么就忽略的本身就是一极的欧盟角色。“欧盟不会把自己绑在美中拔河赛的绳索上,而是会着眼于探讨如何与美中两国的共生。”他认为,冷战心态不适合解决目前国际社会面临的新冠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等重大挑战。“大国关系的演变没有注定的模式,虽然目前美中展开了竞争,但不能阻碍对合作领域的探讨。”

  如果说当年的美苏冷战是趋势使然,那么目前的新冷战氛围更大程度上是“人造”的。正如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日的文章所说,相比于冷战时期,目前的国际安全环境要平静得多。该文以东南亚为例,“即便最弱小的东南亚国家,也有能力在大国竞争中开展对冲外交”。而这一点与冷战时期不得不选边完全不一样。新加坡前外交官拉哈里·考斯甘认为,鉴于世界经济复杂的相互依赖,以及对中美两国的疑虑,没有哪个严肃的国家,无论大国还是小国,会在界定自身利益时,会简单地选择与美国或中国建立排他性联盟。

  冷战心态不适合解决目前国际社会面临的新冠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等重大挑战。“大国关系的演变没有注定的模式,虽然目前美中展开了竞争,但不能阻碍对合作领域的探讨。”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今年11月大选前,特朗普政府还会摆出一副与中国打新冷战的架势。但无论从中国的应对还是其他国家的态度来看,中美两国不太可能形成美苏冷战对垒。而且,如果特朗普败选,新冷战的论述还有可能退潮。前文提到的民主党“党纲”,虽然在对华论述上“特朗普化”,但也明确提到“不打新冷战”:民主党的战略不会追求适得其反的单边贸易战或者与中国陷入新冷战的陷阱。

  应对外部环境变化

  尽管中美新冷战的前景并非注定,但两国战略竞争加剧却是可以肯定的。瑞安·哈斯和米拉·拉普-胡珀的上述文章就提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了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战略目标,中国总体上采取的是避险策略。“虽然中国寻求避免大国对抗,但随着中国更加接近国家目标,美中两国的利益将变得越来越难以调和。”目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打压,带有强烈的特朗普式霸凌色彩,但很多做法会在2021年后得到延续,无论他是否成功连任。

  如果结合特朗普执政三年多以来的外交与目前他的对华政策,可以感知到这样一个“不祥”的征兆:特朗普正在把他的对华强硬甚至恶化美中关系,作为其主要的政治遗产。对比特朗普政府对欧洲、中东以及俄罗斯等外交作为,他对美中关系的“改变”是最为突出的。更为关键的是,这种改变在朝着这样的论述发展,即与中国脱钩,美国会变得更好。换句话说,把美国的问题归咎于中国,正在被嵌入美国的政治中,其影响势必延续到今年大选之后。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当年美苏冷战是“对撞”,即比拼实力和优势,目前的新冷战思维是“脱钩”,即以与中国切割的方式迟滞中国的崛起。这种操作手法的影响,绝不会只限于中美双边关系。特朗普政府最近对TikTok的打压,最终能否如其所愿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客观上将推高中国企业布局海外的成本。最近中国提出“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发展模式,足见外部环境变化之大。

  现阶段中美关系急转直下,有美国选举政治的因素,也与两国战略竞争有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目前的美国对中国都存在误解。但是,中国在战略上不能误判。一方面,不能陷入新冷战的陷阱;另一方面,在正视美国实力的基础上,以更加长远的眼光布局战略竞争。

  来源:《南风窗》      2020年17期

        20207

主办单位:河豚直播